修復工藝無用之用

日期:2018-08-26 17:40:55 | 瀏覽次數:380

專訪來賓:陶金銀工房創作~~陳奕桓老師

    鋦瓷技藝承傳自宋代,後來逐漸發展出各自手法。在日本有件著名的南宋龍泉窯青釉茶碗——《螞蝗絆葵口》茶碗,此碗整體釉面瑩澈,呈現玉石般潤澤,底部有幾道衝線,因為這些衝線上的鋦釘極似螞蝗而得名。該碗在當初東渡日本後幾經波折,歷經二百餘年而在流傳過程中底部出現了裂痕,收藏者足利義正將軍頗覺美中不足,於是遣使攜之奔赴中國,希望能重新燒出一模一樣的茶碗,但此時明朝已無法燒製如此出色的青瓷茶碗,在無奈之餘轉思它途,中國巧匠使用金屬鋦釘將裂痕修補完善,當其回返日本之後竟備受讚賞,精妙的鋦瓷技藝賦予茶碗全新的生命與價值,《螞蝗絆葵口》茶碗後來由足利家流至角倉家,最後由三井財團捐贈給日本東京國立博物館作為一件傳世瑰寶珍藏至今。

    中國陶瓷的存在有著數千年輝煌的歷史,鋦瓷技術產生的具體年代現已無法考證,但宋代張擇端已將鋦匠行走民間的景象繪入《清明上河圖》中,由此可知這項技術至少已傳承超過千年。由於陶瓷有著易碎的特性,加之顧及美感,故修復技術與藝術成為彼此不可或缺的要角。傳統鋦釘技藝是用糯米加入灶灰灰燼,搗出無毒黏合劑,再以自製鋦釘、破片與原體結合、定位、鑽孔,其技藝著重在使器皿能恢復使用的務實性,造就每一個步驟蘊涵眾工藝師的精湛手藝。

    而日本的金繕修復技藝和中國的鋦藝,同屬陶瓷器的修復技術,只是金繕能在物件不受二次傷害下,再次修繕器物,與鋦瓷略有侵入性的修補有基本上的差異。金繕是將器皿的碎片用天然生漆黏合,表面再敷以金粉或是金箔,裝飾性較強。而此一方式無疑凸顯了破損的位置,但因精心修復,反而展現對器物的尊敬與惜愛精神。

    陶瓷器的修復從宋代迄今一直都是以鋦瓷與金繕技藝為修復的主要技法。在往昔,僅著重於將其修補完成足以復用的實用性;然隨與時俱進的新思維,讓原本損壞的瓷器有全新的生命與詮釋。現今,工藝師們不斷創新技術,也大大提升藝術方面的視覺呈現,除了融入不同技法和多元素材,不單單只是鋦上補釘而已,更將金繕技術融入其中,互補優劣外也使修繕更臻確實與完善。是以,所謂的「二次工藝」的現代詮釋應當是美學涵養之提升與再造精神,而非僅僅是為了堪用,為修補而修補的通俗淺薄層面。

   尤其值得一談的是,修復技術中使用的生漆乃萃取自漆樹的天然樹脂,用之於器皿修補,乾燥後不但具有不溶於酸、鹼,兼具耐水的優越物理性,且生漆價高而珍貴,在古代只有帝王、權貴或富庶之家用之而不手軟,非一般庶民布衣所能接受的,故施之於鋦瓷修復應是最符合現今健康安全的高級工藝。   

   《周易‧繫詞》:「形而上者謂之道, 形而下者謂之器」。一般來講,形而下化為物質器物,形而上則升華為精神,亦即抽象上的道。但敝人認為「道器一體」,萬物之靈如此,風生水起之物何獨不然?在修復的世界裡,自己驀然發覺,工藝之道與器物也是一體,形而上的道,只不過透過修補之藝來闡揚我的理念——用一個現代的術語來說就是延續物命。

    器物的破碎,有它的生命美感,這美感來自於其本質上的純粹,一般人無從也不願去面對這非人為造作的純然,於是以這般理念驅使,甚至甘為孺子牛,因為現代生活中的器皿,大量燒製下破碎後的修補已然成為毋須之舉,經濟上的成本觀念早已牢牢禁錮人們,一種「器物之命」的浪費遂成必然。

    就一般人而言,眼耳鼻舌身意上所知覺到的不完美即是瑕疵,但對我而言,瑕疵破碎之物做了最基本的修復後,已無初始本質使用上的瑕疵。由賦予這些殘缺的器物二次生命,成為實用與美感間的推手,將精神注入這個區塊。於是乎,本是古人燒壞棄之如敝屣的瓷器,千百年後,穿越時空得以修復回茶桌上,成為尋常生活乃至器物本身生命之焦點,敝人覺得這樣的概念會比燒出了一個漂亮的碗,意義更形巨大,「形而上者謂之道, 形而下者謂之器」,道(精神、意念)與器物一體,器物本身就孕育於天地,這是天地日月精華的醞釀之物,豈可隨人之私慾及自我侷限的時代鄙陋而棄之?

 

鳳鳴廣播電台

電話:07-312-6133 
傳真:07-322-0971 
地址:高雄市三民區九如二路492號
電子信箱:fengmin.radio@msa.hinet.net
LINE- ID:

服務地點